华夏彩票_华夏彩票官网

吴子洋没有常景浩的城府他越想越觉得必须进去

 
    吴子洋结结巴巴的胡说八道,“立夏,我们还是先回去吧,昨天你家宝贝皮皮还给我打电话,说非常想我呢,我今晚就住你家怎么样?”
 
    常景浩点头,“是啊,我也想皮皮了,我们走吧。”
 
    他们两个……突然神经兮兮的,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。
 
    仲立夏不知道他们俩突然怎么了,走就走吧,这种场合她本来就不想多待,“那好吧,去我家可以,必须给我儿子带礼物。”
 
    台上的男人一袭精致合体的纯手工西装,将他挺拔的身形勾勒的完美无缺,全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王者风范,大家本都以为娶会长千金的会是个小白脸吃软饭的,但这人浑然天成,不可忽视的威慑,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
 
    他站在那里,君临天下一般的睥睨一切,波澜不惊的介绍着自己,“大家好,我是ike。”
 
    简短的自我介绍,却让台下的人掀起了一阵浪潮,好多见过明泽楷的人都一眼认出他来。
 
    “那不是明泽楷吗?”
 
    “对啊,就是他吧?”
 
    本来已经转身欲走的仲立夏怔怔的如同被点了穴道一样,定定的站在原地,‘大家好,我是ike。’
 
    这个声音,她无论如何都忘不掉,谁是ike?明明是她的明泽楷。
 
    听,连旁人都说,他是明泽楷。
 
    仲立夏转身,却被眼前的肉墙给堵住,他们两个这是明摆着欲盖弥彰,仲立夏推开他们,望向台中央。
 
    他低眸对身边的女人温暖的笑着,女人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的身旁,让人看了那么耀眼,那么让人羡慕的郎才女貌。
 
    仲立夏心里难受的厉害,眼睛涩涩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控制不住的流下来,她的明泽楷为什么会站在哪里?
 
    “立夏,可能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先离开这里,既然他已经出现,那我们就有机会见到他,到时候我们再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对,我们先走吧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怔怔的望着舞台中央的男人,明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他深刻有型的五官,她即使模糊了视线,也已经看的一清二楚。
 
    她推开拦住她的常景浩和吴子洋,他们怕她闹,想要拦她,三个人推托间就把旁边的酒塔给撞到了。
 
    “哗啦……”易碎的高脚杯破碎一地,里面的红酒如血液般刺目的在米白色的地砖上蔓延开来。
 
    他们这边的动静太大,让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们,包括台上的那个ike。
 
    两人之间隔着好多人四目相对,仲立夏多么希望他能迫不及待的走到她身边,激动的对她说,“仲立夏,我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可他没有,他就像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,目光在她那里停顿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转瞬即逝。
 
    仲立夏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窒息感,她甚至都怀疑,那个人,真的是她的明泽楷吗?
 
    仲立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宴会厅的,车里的气氛很压抑,吴子洋坐不住,下车后开始心烦意乱的猛抽烟。
 
    常景浩透过后视镜看着低头不语的仲立夏,她太平静了,平静的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
    他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段时间连警察都找不到的明泽楷自己出现了,而他,叫ike。
 
    吴子洋没有常景浩的城府,他越想越觉得必须进去问清楚,在所有人都为他寝食难安的时候,他却给他们来了个华丽出场。
 
    这段时间,他亲眼看着仲立夏的艰难不易,这一次,他心疼的是坚强等他回来的仲立夏。
 
    他一定要进去问个清楚,如果是他们无法接受的结果,他宁愿相信明泽楷已经死了,而不是这般折磨人的失而复得。
 
    常景浩下车拦住了吴子洋,“你现在不能进去。”
 
    “他必须给我们个说法,他现在这样算什么啊?”吴子洋难以平复自己的心。
 
    “等宴会结束,我想他会给我们个说法的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