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夏彩票_华夏彩票官网

禀报主公孙观彭脱两路人马于子时在新平守军突

 二人的交流何其的平淡,几乎都是一方简单的过问,一方简单的回答,但是平淡的交流之中,却是在决定这城中数千黄巾军将士的性命…………
 
    是夜,朔风依旧,李林的兵马在新平东南西北四座城门都已经扎下大营,密不透风,李林早就已经做了周密的计划,张白骑带领人马从任何一路出城突围,必然遭到痛击,甚至是在几处南撤的道路上,李林都已经选好了埋伏的地点。
 
    但是今夜,新平的四座城门都是安然无恙,城头上的黄巾军的火把也是在朔风中闪烁着火光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”城外监视新平的探马往自己的手掌上呼了一口气,抖了抖身子,让自己暖和一些。
 
    “刺啦……”忽然黑夜之中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,是脚步拨动草皮的声音。
 
    那探马耳朵非常的灵,被看一旁还有凛冽的风声,但是这样细小的声音照样被他听的真切,立即手握自己腰间刀柄,低声喝道:“口令!”
 
    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!”
 
    “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探马一听口令没错,点了点头,而说话那人缓缓而出,道:“好了!换班了,你回去吧!”
 
    那探马一看,来的果然是自己的胞泽,无奈的道:“嘿!今夜估计是没啥动静了!”
 
    “估计没事了!”那探马抬头,眯着眼睛看了看夜空,也是同意这个说法,二人换了班,留下来的人依旧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新平的情况,别看已经估计没啥事,但是监视对面城头的情况就是单于给他们的指令,这些个匈奴人能够被训练成这个样子,这也可以看出来李林的手段,而且胡人对于单于的命令是有一种神圣感在身的,所以每次都会更加拼命的完成任务,只要忠心自己的单于,就会死命的效忠,这也是胡人与汉人的心性想必,最为好的一面,其实也是没有开化太多,没有那么多的心眼,有太多心眼的就像是越吉那样的,不是爬上了高位,也就成了亡命的枯骨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但是今夜真的没事吗?怎么可能?贾诩既然说要突围,当然就是有自己的办法了!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忽然一声急报在李林所在的主营之中炸响,士兵飞奔而来,直接冲进了李林的营帐,可见乃是万急之报。
 
    帐内的李林早就已经听到了士兵的吼叫,已经披上了白袍,站了起来,士兵冲了进来,立即道:“禀报狼王!城东大营急报!敌军忽然从地底杀出,我匈奴勇士措手不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了!”说了前半句,李林就已经猜出来的了全部,立即喝道:“立即整军!命去卑领妖狼部杀进城池!其余人马跟我追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士兵怒吼一声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李林当然也是不满,赶紧拿起林刀一边别在腰间,一边冲出了自己的营帐,心中已经急不可耐。
 
   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,但又是那么的明了,贾诩这是跟以己之道还之己身了,竟然跟自己一样挖了地道,甚至是……在自己来之前,贾诩就已经算到了今天的情况,早就已经叫人挖好了这个地道,只要新平被围,就可以直接从这个地道逃走。
 
    李林冲出来喝道:“所有骑兵,上马随我去追贾诩!”
 
    “头儿!”卡夫罗冲过来,道:“还是先拿下来新平吧,城池重要!”
 
    “屁!”李林立即骂了一句,喝道:“那贾诩能够顶的上十座新平城!如今城内并无太多兵马,妖狼部足可以攻破城池了!快!随我追过去,万万不能让贾诩逃了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卡夫罗虽然不知道贾诩那个老头子为啥被李林说的这么神乎其神,但是既然头儿下令了卡夫罗还能说什么,立即执行命令!
 
    而城东大营,已经一片混乱,匈奴人那里见过自己正老老实实的扎营,吃着肉,喝着汤,唱着歌,烤着火,忽然地上就冒出来一个个黑乎乎的人啊,大刀一挥,人头就掉了,两个反应的机会都没有。
 
    黄巾军从地道杀出,而这地道的出口还恰好就是城北大营的范围之内,匈奴人措手不及,而黄巾军的目的也十分明显,抢马!
 
    并不是傻乎乎的直接就从地道冲出来就跑,挖出来的地道怎么可能让战马通过,所以张白骑早就下令,进了匈奴的大营,别着急跑,那些匈奴人反应没那么快,立即抢夺匈奴人的战马,不然的话靠着两条腿怎么可能跑过来去如风的匈奴骑兵呢?
 
    “报……”已经出了自己的主营,往东门敢去的李林又接到了士兵的禀报,正是黄巾军抢了己方的战马往东南方向跑去的消息,李林狠狠一咬牙,道:“我就知道!妈的!贾诩!真尼玛够狠!”随即一摆手,喝道:“快追啊!必需给我追上去!”
 
    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,李林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碰上了,乱拳虽然能够打死老师傅,但是只要是你一次打不死,下一次,等你在碰到老师傅的时候,他可是不吃你这一套了,李林知道,自己这样的昏招,在跟贾诩这样的顶级谋士对战的时候,也就是一次性,用过之后再用就没有那个效果了,要说对付的方法,估计贾诩比自己想的都多呢?自己只不过是取了一个巧而已,谁让贾诩不认识毛爷爷了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四十六章 追兵追兵
 
    领军到了自己城东的大营,里面的混乱已经减轻,但是毕竟战马被抢,别的不说,在城北的兵马就根本无法追赶已经夺马而走的黄巾军,李林哪还敢耽误,立即下令,所有兵马跟随自己想东南方向追赶。
 
    “嘶…………”策马狂奔的李林在马上呲牙咧嘴,并不是因为自己心中的万般焦急,而是自己的身体,刚刚养好伤不久的李林体力还没有全部恢复,但是大战在即,李林也是为了稳定军心,也就只能亲自策马上阵,一开始都是站出来做做样子罢了,但是现在深夜的朔风中策马狂奔,李林确实有些吃不消了。
 
    一丝丝的光亮映照在了李林的脸上,自己从子时竟然追到了现在一路南下,都已经出了新平郡进了扶风了,但是依旧是只看到了这地上的马蹄印,依旧没有看到黄巾军的踪迹。
 
    “奶奶的!”李林在马上一弓腰,发出一声痛呼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一旁侯宇派来的血杀营做为李林的护卫,立即惊叫一声,李林一抬手,轻声道:“减慢速度!休息一会!命兰德尔立即派出所有探马,给我搜寻黄巾军的踪迹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一声令下,追兵缓缓的减慢了速度,而李林也是在马上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腰,新伤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自己的老旧的腰伤才是最要命的!
 
    “呼…………”缓了片刻,李林舒服的呼了一口气,幸好自己年轻,不然岁数再大点,李林估计就要退休了,这个年代可是没有那么好的医疗保障。
 
    李林看了看四周,思索片刻,道:“估计!中了贾诩的计了!”
 
    “啊?”一旁跟着李林猛追了一夜的卡夫罗很是惊讶,疑惑的看着李林道:“头儿!咱们一路都是照着这些马蹄印追的,怎么就中计了呢?”
 
    李林也纳闷,反正现在自己的心里一阵的突突,不知道是体力透支还是有什么样的暗示,幽幽说道:“还是赶紧打探消息,出了新平,就是又一个情况了!”
 
    一夜的追赶竟然还是没追上,李林已经有点觉得自己是追不上了,但是那帮黄巾军怎么跑这么快?真是让李林惊讶的不行,晃了晃脑袋,李林也只能任命了,幽幽道:“追不上,便追不上吧!诶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无奈只能相信这个结局,李林打算休息一会,缓缓撤回去,毕竟进了扶风,便是雍州的腹地,贾诩跑了,后面还会遇到什么,李林心里也不停的打着鼓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一声焦急的喊叫,李林眉头一皱,一名士兵飞奔而来,是从李林追兵的身后,看来是后方的消息,李林一路的追赶,心里满是要将贾诩给追上,所以急行军,这后方的传递消息的传令兵这也才刚刚赶上来。
 
    “何事?”李林立即问道,还补充道:“快讲!”
 
    传令兵赶紧道:“禀报主公,孙观,彭脱两路人马于子时,在新平守军突围之时出城了!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喝道:“往哪里去了,可是本新平而来?”
 
    传令兵立即道:“不是!乃是向正东方向去了!”
 
    “正东!”李林惊叫一声,随意拍大腿,喝道:“妈的!上当了!”
 
    周围人的目光立即转向了李林,李林一咬牙,喝道:“快!立即转到东面!追击孙观和彭脱两路人马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惊叫一声,并没有什么异议,但是这休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,想要在意昨夜的速度追上去,肯定是不可能了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